http://www.tzyxsl.com

3天2培训机构倒闭卷走千万学费!揭辅导班最大雷

  上周末,北京多名家长反映,某儿童美术培训机构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停止授课,不完全统计机构欠费超五百余万。家长向培训机构要求退费,却被告知目前公司已进入破产清算流程,无法退费。警方已经介入处理。

  此前一天,南京一家钢琴培训机构突然关门,涉及400名学生的几百万学费打了水漂。

  仅仅三天内,两家培训机构的倒闭已经造成了家长们近千万元学费的损失。新的开学政策不断传出,而线下教培机构复工仍然遥遥无期,这个行业似乎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

  另一方面,站在家长立场来看,近几年线下培训机构因经营不善、“卷款而逃”的事件频频发生,很大程度上在于支付模式的问题——先交学费后上课,有的甚至一次性交完多年的学费,一旦机构倒闭、关门,那么预先支付的学费就可能“打水漂”。

  在这种被动局面下,如何花最少的钱,找到师资靠谱的教培机构,是很多适龄家长最关心的话题。

  今天这篇文章的作者曾供职于某大型少儿艺术类辅导机构,他将从圈内人的角度,深扒线下教培行业的一大雷区。希望各位家长疫情过后再给孩子报班时,能有所启发和取舍。

  挑选教育培训机构(以下简称教培机构),不能只从自身需求端入手,也绝不能只看他们给你展示的光鲜亮丽的一面。

  市场销售的推介、课程顾问的引导、任课老师的试听,都会尽可能地抓住你的喜好和需求,将日常真实的教学与管理包装成一只金玉其外的桔子,至于是否败絮其中,完全无法从短短几十分钟的接触中知晓。

  市场庞大的需求,使得教培机构在过去十余年间呈现出一片野蛮生长的景象,并已细分为早教、兴趣特长、K12、考研考公、出国留学、职业培训等领域,涵盖了从一个人出生到进入职场的各个阶段。

  如今不论是几线城市,在商圈、核心道路两旁的店铺、社区和公立学校附近,都有或大或小的培训机构“地推”向您的孩子和钱包遥遥招手。

  “如果您报名,我们就培养您的孩子,如果您不报名,我们就培养您孩子的竞争对手”,对越来越多的家长而言,这不再是一句茶余饭后的调侃,而是血淋淋的现实映衬下必须挤过独木桥的现状。

  既然决定要去,选择哪些课程,大机构还是小作坊,偏爱个性化的小班教学还是传统的大班课堂,如何在课程顾问的百般推销下坚定初心……随之而来的一系列问题困扰着所有对教培行业了解不深的家长。

  如果说的不客气和绝对些,大部分家长们在左挑右选之后,往往先把性价比最高的一批老师和机构给筛选掉了。

  这些机构往往门面不显、不够敞亮大气,一般隐藏在居民区或是学校附近。可能进门没有前台热情地接待,没有课程顾问细心周到地答疑解惑,甚至任课老师也对前来试听的学生表现得不够关注。

  这些中小机构的任课老师往往不再年轻,可能还身兼大机构中教务、前台、课程顾问甚至财务的工作。

  带孩子进去之后,往往会与其他孩子一起试听,也许就直接进班坐在后排,感受老师的教学风采与听课氛围。

  课程结束了老师可能没有对你和孩子表现出特别的喜欢,也没有用常见的话术明示暗示你报班。

  与你介绍完课程内容与价格之后,就拖着疲惫的脚步静静地离开教室,泡一杯茶,顺便从包里翻出一粒金嗓子,留下不知所措或是略带失望的你在教室里思考对比:他都不在乎我,我干嘛来这里?

  于是你咬咬牙但毫不犹豫地将孩子送到了那家对你几乎是一条龙式服务的机构,尽管学费可能是这里的几倍。但你想,值啊,他们表现的那么热情专业,一定会给我的孩子带来巨大进步,一分钱一分货嘛。

  教培行业几乎不需要原材料,因此在开业运营期占大头的是房租、人工和推广成本,水电耗材之类相比较少,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房租不用多说,大型商场中可谓寸土寸金,尤其是人流量大的核心地段,上百平米的门面,一个月都要有以万计的投入。

  人工更是老板的痛点,在大型机构普遍崇尚市场运营为王的今天,庞大的市场地推团队和课程顾问、前台、教务等非教学人员已经占据了教培机构的半壁江山甚至更多。

  而你所得到的每一分非教学服务,都是用高昂的学费来支付的。对于大型机构来说,推广成本除了地推,还有各种海报、广告、大型活动和线上各大平台的竞价搜索机制。这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由于此等机构的校长和更上层领导绝大多数都是做市场运营出身,对教学老师的定位类似于流水线上的操作工,可替代性要强,成本要低,还要时时防止老师离职跳槽,因此青睐刚刚毕业不久的学生。

  他们认为,老师只要配合课程顾问和教务做好消耗课程的工作就好,至于授课实际效果则不是最为重要的,至少不如更能体现教学痕迹的课评和与家长当面反馈重要,因为后者可以更直观地展现机构教师所谓的专业度。

  试想一个大概率非师范生、毫无教学经验,才从象牙塔步入社会的人,经过短时间甚至聊胜于无的培训,就能摇身一变,完成从学生到老师的角色转换。

  这样的老师专业技能也许通过自我学习还勉强在线,但是教学方法和对孩子心理以及接受能力的认知等,需要大量理论学习和长期实践经验的技能,一定是不合格的。

  这样的教学效果也不是家长当初选择的初衷。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从教经验多年的老教师都去哪里了?

  其实答案显而易见:由于大机构支付不起或者不愿支付老教师相对较高的薪资,这些出走的教师特别优秀的会自己开设工作室,有些几个人一起合伙,开个小作坊式的教学点。

  他们绝大部分没有资本背书,为了节约成本,往往会在教学场所的地段、销售运营人员的数量等方面做出一定的牺牲,这就造成了他们貌似寒酸落魄的表象。

  但究其根本,教育培训是消费者花钱购买老师的时间和专业经验。其它与教学无关的消费体验,只是增添这笔消费的点缀,不应该喧宾夺主,成为影响家长最终做决策的依据。

  那么读者朋友们可能会问,这些隐于市井的老师如何才能发现呢?毕竟他们又没有足够的资金和渠道宣传自己。

  我个人认为,教育是一项具有低频高消费投资属性的商品,又关乎到孩子对某一项课程乃至全科学习的体验和认识,因此值得为此投入一些时间和精力打探消息,反复比对。

  与自家孩子同年龄段的朋友家长、自己熟识的本地教育行业内人士都是很好的咨询对象。

  靠着家长口口相传的方式,许多深耕多年的优秀教师也在与日益资本化大机构竞争中赢得了一席之地。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大型机构就一定没有德才兼备的老师。毕竟所有的名师都需要年轻时一点一滴积累教学经验。

  只是在教培行业日益产业化、资本化的今日,选择哪个机构,最重要的选定是最终为您孩子提供服务的人。

  多方面了解授课老师、与授课老师直接深入的交流,而不是轻信市场销售和课程顾问,才是尽可能避免踩雷的不二之法。否则高价购买的,大概率是自己悔恨的泪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